娄底市中心医院医德:让家属送钱,让病人送命

导读:关于控告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手术失败后故意隐瞒病情、延误治疗时间致人死亡 一、事情具体经过 我父亲邹如义,男,61岁,湖南娄底新化县人,既往体健,无病史。 2010年6月21日,我父亲在娄底市中心医院检查,患直肠中分化腺癌(进展期),6月22日入院普外科六病
关于控告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手术失败后故意隐瞒病情、延误治疗时间致人死亡

  一、事情具体经过

  我父亲邹如义,男,61岁,湖南娄底新化县人,既往体健,无病史。

  2010年6月21日,我父亲在娄底市中心医院检查,患直肠中分化腺癌(进展期),6月22日入院普外科六病室,当时我问普外科王志强主任医生:“你们医院有做这种手术的医术没有?”王志强说:“这种手术做得多,又不是什么大手术,一个星期都做五六例”。听了这话,我也就放心让我父亲住了院,入院后做了手术前的相关检查,一切结果显示正常。6月25日,王志强、曹文清等人对我父亲进行了手术。7月1日,王、曹说可以把腹腔引流管、胃管、大便引流管全部拆除,并要求我父亲饮少量水。7月2日,我父亲喝了少量稀饭。但是,7月3、4日两天我父亲腹腔流水、腹胀、腹痛、呕吐等特别严重,大汗淋漓。

  7月5日上午,我们向王志强、曹文清反应了情况,曹给我父亲从肛门查看了吻合口情况,说肠子有点水肿,引起肠瘘,我说那怎么办,他说等水肿消了就没事了,现在我再把大便引流管插上,暂时别让大便经过伤口就可以了。但我觉得还是有点不放心,请求让我父亲转上级医院。当时我父亲严重缺水,肤色深黑,眼睛凹陷,为了保证我父亲在转院途中的安全,我请求王给我联系一辆救护车和一名医务人员护送,王当时非常肯定地边挥手边说:“没有车子,也没有医生,你要转你们自己走人,你父亲这是术后引发的炎性肠梗阻,炎性肠梗阻是不需要手术,只能等,等炎症消了自然就放屁了,只要放了屁肚子就不会胀了,你到别的医院也是一样只能等,在我这里也是等。”曹说:“今天下午去照个X片,我给他多打点消炎药,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这急不得。”在没有车辆与医护人员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服从他俩的安排。下午5点左右我取回片子给王与曹看,他们看后说:“现在情况还好,我们继续观察。”7月6日、7日我父亲肚子没胀了,7月8日王、曹又要我父亲开始饮水,7月9日喝点鱼汤、肉汤,我们又遵照执行。7月10日肚子又开始胀、痛,然后又开始停止一切饮食。

  7月12日一早曹说:“今天我给你父亲打支造影的药水,一来看能否疏通肠道,二来下午上班时间去照个X片,看药水流到了哪个部位,就是肠子已经通到了哪个部位。”当天下午去照了X片,取回片子,我把7月5日的X片一起交给了王,王一看,满有自信地说好多了。我问:与7月5日的X片相比好些了吗?他说:“好多了,我说急不得,这个不能急,只能慢慢等,去告诉你爸,要他心情开阔,病情好多了,你看像同病室的19床也是一位老人家,昨天是第18天,他昨晚放屁了,今天心情就好多了,还开始笑起来了。”当时我说你去跟我爸讲,他大摇大摆走到我父亲病房说:“老人家,病情好多了,不要急,只有一点点没通了,已经通了三分之二了,你心情要开朗点,病才好得快。”当时我父亲由于打了造影的药水肚子更加的胀痛、呕吐,吐出的东西都是前几天吃下去的东西带黑色的大便,极臭无比,我们做儿女的看了实在心疼,但我父亲还能勉强的面带微笑说“谢谢啊,王医生”。我父亲又带着王给他的一份坚强又痛苦的等待了一个晚上。

  7月13日上午病情继续加重,肚子胀得像皮球,呼吸急促,下午一上班,我又去找王,我说我父亲的病我根本没发现好转,反而加重了,他说:“是啊,是严重了,怎么办呢?我也没办法。”他话一落音,我知道他的方法都试尽了。我再一次要求转上级医院,求他为我联系一辆救护车和一名医护人员,他当即回绝:“没有,我们没有车子,也没有医生。”当时,我觉得天昏地暗,我说那不是我父亲一进你们这医院就是一个错误,只要一进来就别无选择,死活全掌控在你们手里。他说:“是的,你当时说你们要去长沙,我说随你选择,但你还是选择了我们这里。”在万般无奈下,我妹夫拨打了肖院长电话,要求肖院长出面给我们解决联系车辆事宜,二十几分钟后肖院长派医务科人员给我们安排了一辆救护车和一名医生。此时已是下午六时左右,我们赶往长沙,长沙各家医院一看到我父亲的病情和7月12日的X片,都挥手拒收,都说从7月5日的X片来看就明显是急性肠梗阻,那时候就应该手术,从7月12日的X片来看已太晚了,已经呈大面积液平面了……

  一家又一家医院拒收我父亲,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位熟人附属二医院的钟教授,以他的情面收留了我父亲在急诊抢救室呆了一个晚上,当时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要求我们转其他医院。但以我父亲当时相当危险的情况,我们也只能强烈要求留院。7月14日长沙附属二医院普外科余教授接待了我父亲,说我父亲相当的危险,假如不手术绝对不超过两天,但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手术也相当的危险,我们只能跪地求医,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要极力争取挽救我父亲的生命。当日下午4点左右,我父亲进入了手术室,8点左右,余教授用盆子端出了一盆黑色腐烂不堪的肠子,说:“太晚了,时间拖得太长了,肠子都烂成这样了,里面至少倒出了5公斤黄色粪便样液体”。我母亲看了当场晕倒,我们做儿女的只有自责,只怪我们太相信王、曹了。当晚我父亲住进了ICU,这对于我们家人来说这是一个度日如年的夜晚,只求还能见我父亲最后一面。但好在我父亲的意志坚强,挺过了这一夜。第二天早晨转入普通病房,但心率与血压还是靠多巴胺维持,多巴胺的用量达到了500ml盐水配75支2ml的剂量,心率仍然不稳定,有时达到200多,血压下降至80/46mmHg,医生连续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我们找到当时给我父亲做手术的余丹教授组织会诊,结果显示,由于肠梗阻拖延时间太长,坏死肠子过多,因肠瘘而并引发了诸多严重致命病症,医生说活着出院的机率很渺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家人商量,考虑到我们当地的乡俗习惯和我父亲的遗愿,我们带着伤痛想完成我父亲的最后遗愿,于7月16日上午由长沙市第一社会福利院老年医院张院长派急救车及护士护送转回了新化县五人民医院。到医院后,我们一切按照附属二医院的医嘱坚持每天电话联系病情与用药情况。但还是没能留住我父亲,于7月21日上午9点30分我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父亲去世后,我家人和亲戚情况非常激愤,我们强烈要求讨个说法!

  二、理由及证明材料

  首先请阅读长沙湘雅附二医院的手术记录和病理分析报告(复印件附后):

  结合娄底市中心医院的整个治疗过程以及之后的继续治疗和抢救可以发现,我父亲并非死于直肠癌,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手术失败后,怠于履行医疗救助职责、故意隐瞒病情并拖延时间,是致使我父亲死亡的直接原因!

  (一)诊断有误、手术失败

  长沙湘雅附二医院再次手术探查发现:我父亲系回肠系膜裂孔未缝合,导致回肠穿过裂孔而引起机械性肠梗阻。

  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手术过程中玩乎职守,视病人生命如儿戏。娄底中心医院面对由于手术疏忽而引起的机械性肠梗阻置若罔闻,视若无睹,不仅不加救治,反而在面对病人家属的质疑下,要求采取“等”的治疗方案。谁都清楚,病是等不好的。

  (二)明知吻合口瘘没采取任何措施

  在长沙湘雅附二医院手术记录上也证明了:我父亲系直肠吻合口瘘引起肠液与肠内容物溢出,致使内环境紊乱,最后导致中毒性休克。

  肠瘘是吻合手术的并发症,但他们发现了并发症就应该有正确应对的措施,娄底市中心医院7月5日已发现肠瘘,但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治疗措施,只说等炎症消了自然就好了。任何一家医院都说肠瘘是等不好的,必须紧急手术修补肠瘘,而娄底中心医院应对肠瘘的唯一手段仍然是“等”,这个“等”唯一的结果是在让病人等死。

  (三)隐瞒病情,在病情明显恶化时,还欺骗病人及家属说病情明显好转

  长沙每家医院看了7月5日的X片都认为是机械性肠梗阻,应该马上手术,7月12日的X片已经相当危险,并多家医院不敢接收,后来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附二医院才接收我父亲,当即做了手术前的相关检查,并立即给我父亲做了由于肠瘘与机械性肠梗阻引起诸多并发症的高风险手术。

  而娄底市中心医院说7月5日的X片是没问题,只能慢慢等,7月12日的X片是好多了,已经通了三分之二了,还是采取慢慢等,而事实正好相反。附二医院手术探查发现恰恰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已经全部梗阻并坏死,这是娄底中心医院明显在糊弄我们,其实他们早已知道情况不妙,医德败坏,想让我父亲就死在娄底中心医院,照样忽弄到底,死无对证,无处申冤。

  娄底中心医院后来在与我们辩护中说7月5日考虑到做手术,怕我父亲耐受不了再次手术,而事实证明,在湘雅二医院病情相当危险的情况下时隔8天我父亲仍然耐受了这个手术,并没有死在手术台上。可想而知,对一位危重病人来说,这8天的时间是多么的宝贵,而最终由于娄底中心医院手术失败,死于机械性肠梗阻与肠瘘拖延时间太长引起的中毒性休克。

  (四)故意拖延最佳治疗时间,致使病情恶化,生命无法挽救

  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既不采取措施也不答应我们转上级医院,而7月5日也就是我父亲第一次腹胀、腹痛,我们强烈要求转往上级医院而娄底中心医院极不配合,言语恶劣,坚决要求病人留院等待。直至7月13日下午我们再次强烈要求转往上级医院,娄底中心医院仍然不给予必要配合,在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还是通过向肖院长投诉才转往上级医院,可惜病情玩不起时间游戏。

  (五)误导病人家属,揽大单

  我们6月22日入院前咨询门诊与普外科主任医生王志强实施这种手术的把握,他称:“这种手术做得多,又不是什么大手术,一个星期都做五六例”。而后来在与院方协调中,普外科副主任医师莫主任在与我方辩护中却说“这种手术对我们医院来说是难度高、风险比较大的手术,我们医院在设备设施方面还是有局限的……”。这前后两种大相径庭的说法,足以证明医院为了揽大单,对生命的轻视,把医院效益放在第一位,以患者生命为代价做赚钱工具……!!!

  综上所述:

  如果,娄底市中心医院在手术失败后能正确的应对治疗;

  或者,及时要求我父亲转院;

  甚至,同意我们对我父亲转院的请求。

  我父亲是不会去世!

  为此,娄底市中心医院应承担此次医疗事故的全部责任!赔偿全部医疗及其他相关费用!

  失去父亲,我们万分悲痛,充满义愤,我们现在仍本着不扩大事故影响,平等公正协商。该院医生如此玩乎职守,视病人生命如儿戏的行为是不能原谅的,该院理应为此承担医疗事故责任。也唯有如此,方能警醒该院切实加强医疗服务质量建设和责任意识,避免本案悲剧的重演,真正以仁心仁术,履行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此次调解有失公正,我们将继续向上级相关职能部门走访求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最后,我们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够还我们一个公道!

  报告人:邹如义全体家属

  二O一O年十一月六日
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犯到原作者权益,请告知。
上一篇:从“感冒”到“心急梗塞而亡”,衡阳姑娘命丧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
下一篇:湘阴县人民医院庸医误症推卸责任,新生儿父子阴阳相隔!